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oolliu88的博客

骑单车只为送一束阳光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刘墉说:“人就这么一辈子。”我信天命,但我更喜爱肖申克的救赎里Andy的不屈。平静的水下可以是波涛汹涌,也可以是死水一潭。生命是鲜活的,却又是那么不堪一击,时间是残酷的,却当抓在手中时已被捏得粉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笛梦  

2008-02-21 18:39:18|  分类: 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笛梦

又见面了,我的朋友。傍晚黄昏,我站在窗边,把我的气流注入笛孔,手指在微弹,笛膜在轻颤,心思吐出来,笛声飘向远方。在这傍晚的黄昏,我把我的心思交给夕阳。

金色的光辉投在笛儿身上,那上面刻着的彩色凤凰——黄色的嘴,朱色的冠,苍翠色的颈毛,孔雀般的尾,仙鹤似的脚——全都闪着绚丽的光。夕阳黯淡,白日里的一切呈现出另一番景象,远处的房屋仿佛增长了一圈,都在这夜色里膨胀了,涨大了。我的凤凰飞了起来,翩翩起舞。

我的笛声绵长轻缓,褪去了活跃的外衣,沉稳冷静。如果它也有生命,它该是一位安宁的姑娘,托腮沉思,恬淡开朗。沉思是目标远大,恬淡不意味着默默无为,开朗只代表心胸开阔。她该在憧憬,该在酝酿。她是一口沉默的火山,积蓄着为随时爆发而准备的力量。

会是在一大片清脆的竹子前,一位能工巧匠抚摸一根挺直的绿竹,说道:“我要把她救出来。来吧,笛子,从竹子里走出来。”他是了不起的艺术家,削磨,刷漆,雕镂,上色,篆刻,勾画,每一步都一丝不苟。他赋笛以形,玉凤以魂,最终以托住婴儿的姿势双手擎着长笛笑眯眯地端详。他是在创造那创造音乐的器物,他该是音乐的父亲,准确地说是笛声的父亲。

我手中橫握着长笛,孰不知它足以炫耀的彩凤雕饰竟是竹子的伤痕,它已是伤痕累累躺在我的唇边、鼻息下缓缓地鸣唱。然而,没有肌肤的受损,何来凤凰图样;没有筋骨的挫伤,何来它八窍玲珑的模样。

骨粉曾飞,不留遗言;清血曾流,向谁呻吟。几番考验,脱尽凡胎俗骨;一竿身躯,漫满清秀态度;三生风流,修得灵气逼人;十载劫难,饱享人间沧桑。

怪不得,千百年来,文人雅士的腰间袖内缺你不得;怪不得,我推开婉转深沉的箫,余音袅袅的古琴,古老情调的二胡,豪放不羁的马头琴,民族特色的葫芦丝,而择你为最爱。缓吹,不乏箫的绵长;急奏,又不失二胡的灵活;高调,不逊葫芦丝;低吟,不亚于古筝。

对着黄昏,我把心思交给夕阳,笛声悠扬,引出黑夜,牵出梦的故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